今年6月19日,上交所曾公告,决定自2020年7月22日起修订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案。此次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剔除指数中被实施风险警示的证券,将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延长,存托凭证、科创板股票将计入上证指数。

近期,有机构根据新编制方案进行历史回溯模拟,推算出新上证综指目前点位在4000点左右。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张宗新认为,“券商所谓的4000点指数回测的意义不大,上证指数编制方法的优化,侧重点并非上证综指的指数回测点位问题,而是将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新指数样本公司对新经济趋势进行体现,从而进行指数优化的问题。”

上证指数编制方案今日修订

今年6月19日,上交所曾公告,决定自2020年7月22日起修订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案。此次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

一、指数样本被实施风险警示的,从被实施风险警示措施次月的第二个星期五的下一交易日起将其从指数样本中剔除。被撤销风险警示措施的证券,从被撤销风险警示措施次月的第二个星期五的下一交易日起将其计入指数。

二、日均总市值排名在沪市前10位的新上市证券,于上市满三个月后计入指数,其他新上市证券于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

三、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红筹企业发行的存托凭证、科创板上市证券将依据修订后的编制方案计入上证综合指数。

简而言之,此次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剔除指数中被实施风险警示的证券,将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延长,存托凭证、科创板公司将计入上证指数。

有分析认为,此次修订将多数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延长至上市满一年,可以减轻目前新股上市初期大幅波动对大盘产生的“砸盘”效应,而将科创板股票纳入指数则能提升上证指数的科技“含金量”。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表示,长期以来,炒新炒小炒差现象是中国股市的顽疾,指数失真情况明显,上证指数并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经济蒸蒸日上的真实情况,也不能完全反应中国核心资产屡屡创历史新高的客观现实,近10年来指数投资者在上证指数上并没有突出表现,这修改意见顺应了广大投资者的强烈需求,初步解决了炒新炒小炒差所带来的偏差,自此,中国股市有望步入新阶段,反映中国经济增长,反映上市公司业绩,更加好树立投资者信心,中国股市有望摆脱失真,慢牛启程就真正成为了可能。

指数优化能更好反映新经济崛起

近期,有机构根据新编制方案进行历史回溯模拟,推算出新上证综指目前点位在4000点左右。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宗新认为,“券商所谓的4000点指数回测的意义不大,上证指数编制方法的优化,侧重点并非上证综指的指数回测点位问题,而是如何将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新指数样本公司对新经济趋势进行体现,从而进行指数优化的问题。”

他表示,“通过指数优化,上证综指可以更好反映我国新经济崛起,并通过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对新经济公司‘包容性’大大提升,不断吸引代表新经济的‘独角兽’企业登陆上海股票市场,进而有望带来上证指数长期走牛的趋势。”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同样认为,上证综指优化和修订的目的不是为了涨指数,也不是为了制造指数牛市,“上证综指的优化和修订是常态化进行的,只不过这一次的修订应该说是相对比较重要的一次,但是这种修订以后还是会常态化的、定期化、制度化、规范化,所以不值得过度炒作,而是要用平常心看待。”

董登新指出,指数最终的走势还是要根据宏观基本面,不是靠指数修订就能够保证指数的上涨,这是不可能的,“至于说指数修订之后会不会导致上证综指发生较大的垂直落差,我想一般应该不会,指数的修订之后,其追索计算也应该保持一定的衔接性、稳定性,不会出现巨大的落差,或者断裂的现象。我想这是指数编制当中必须要遵循的一般规律,如果新指数和旧指数完全断裂开来,那就说明这个指数是有问题的。”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此次上证指数的修订规则,新上市证券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另外今后上市的红筹企业发行的存托凭证、科创板上市证券将被计入上证指数。这也就意味着,从7月22日起,去年7月22日首批上市的25家科创板股票将被计入上证指数。

由于上证指数的计算方法是以样本公司的总市值加权,所以大市值公司的计入对上证指数的影响会更大。截至今日收盘,上述25家科创板公司中市值超过千亿的有澜起科技、中微公司两家半导体公司。

另外,目前科创板中还有中芯国际、金山办公、沪硅产业、寒武纪4家千亿市值的公司。昨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拟在科创板、港交所同步上市,有分析认为,蚂蚁集团的上市有望挑战目前贵州茅台在A股市值冠军的地位。而随着这类大型科技公司越来越多地登陆科创板,编制方法优化后的上证指数也将改变一直是传统行业主导的格局。